今天是  80酷酷网已完成全部制作,并坚持每天更新,欢迎提供好的意见或建议!

古今中外善辩、奇辩、诡辩实战大观第3辑调查

来源:80酷酷网  更新时间:2010-07-18  点击:123

no.1 不妨换一种说法

  

不妨换一种说法

  ——谢肇!淛的《五杂俎》说:王介甫做宰相时,大讲天下水利。有人想讨好他,献了一条计策:“假如把梁山泊的水都放出,就可以多出八百里土地;移海造田,是个一本万利的事啊!”

  王介甫很高兴,想了想,便问道:“好是好,可是这么多水往哪里放呢?”当时喜欢说笑话的刘贡父子坐在旁边,他说:“可以在梁山泊旁边另挖一个八百里的大池子,水就有地方放了。”

  ——《三朝野史》记载:宏斋先生包恢,年八十有八,为枢密信祀登拜郊台,精神康健。一日,贾似道忽问曰:“包宏斋高寿,步履不艰,必有自己食之木,愿闻其略。”

  恢答曰:“有一服丸子药,乃是不传之秘方。”似道欣然,欲授其方。恢徐徐笑曰:“恢吃五十年‘独睡丸’。”满座皆哑。

  ——浮白斋主人《雅谑》说:苏东坡到邻居家小吃,盘中有四只黄雀,主人一连吃了三只,剩下一只,他恭恭敬敬地请苏东坡:“请吃,请吃。”苏东坡笑着说:“还是你吃了吧,省得它们拆了对。”

  ——《解缙别传》讲了一个故事:朱元璋要解缙写诗讽刺一队戴枷犯法的和尚。解缙知道,朱元璋早年做过和尚,忌讳颇多,稍有不慎就会招来杀身之祸,略一思索,指着那伙隐约可见的和尚囚犯念道:“知法又犯法,出家又戴枷;两块无情板,夹个大西瓜。”

  全篇不提和尚,连“光”、“秃”、“亮”之类的词也没有。气韵则惟妙惟肖。朱元璋反复品味,不由得念道:“两块无情板,夹个大西瓜……”

  这形象、生动的比喻,逗得朱元璋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no.2 艺术家的习惯

  

艺术家的习惯

  艺术家遣词论辩总是与常人不同,因为创造丰富多彩的形象以表达同一层意思本来就是他们的职业。

  19世纪意大利著名歌剧作曲家罗西尼,对自己的创作,非常严肃认真,非常注意独创性。对那些模仿、抄袭行为深恶痛绝。

  有一次,一位作曲家演奏自己的新作,特意请罗西尼去听他的演奏。

  罗西尼坐在前排,兴趣勃勃地听着,开始听得蛮入神,继而有点不安,而再脸上出现不快的神色。

  演奏按其章节继续演下去,罗西尼边听边不时把帽子脱下又戴上,过一会,又把帽子脱下,又戴上,这样,脱下戴上,戴上又脱下,接连好几次……

  那位作曲家也注意到了罗西尼的这个奇怪的动作和表情,就问他,这里的演出条件不好,是不是太热了,“不,”罗西尼说,“我有一见熟人就脱帽的习惯,在阁下的曲子里,我碰到那么多熟人,不得不频频脱帽了。”

  对音乐家来说,闻其声,如见其人。

  也有一个故事说,有一天,一位年轻人来到某编辑部,将自己一篇抄袭的作品送给编辑看。编辑看了以后问他:“这篇小说是你自己写的吗?”

  “是我自己写的,我构思了一个月的时间,整整坐了两天才写出来啊!写作真苦!”

  “啊!伟大的契诃夫先生,您什么时候复活了啊!”

  听了编辑的话,那青年满面羞愧,十分内疚地离开了编辑部。

  对于从事文学的人来说,见其字,如见其人。

  中国古代有个窃诗自辩的故事,也很有意思:说的是有个叫魏周辅的人,送诗给陈亚看,其中抄袭了古人两句诗,陈亚对他很不客气。魏周辅又送上一首绝句说:“无所用心叫‘饱食’,怎胜窗下作新词?文章大都相抄袭,我被人说是偷诗。”

  陈亚按照他的原韵和了一首说:“以前贤人该加罪,不敢说你爱偷诗。可恨古人太狡猾,预先偷了你的诗。”

  古人偷窃后人诗,那绝对是诗人的想象。

 


  


 

no.3 “不得不接受”

  

“不得不接受”

  幽默与笑话已构成人的精神生活一部分,其中有许多正是借多辞一义的方法而创作出来的。兹举数例:夫妇两人一起去参观美术展览,当他们面对一张仅以几片树叶遮掩羞部的裸体女像油画时,丈夫立刻张口注目地盯着那幅画,呆上半晌仍不想走开。妻子狠狠地揪住丈夫吼道:“喂!你是想站到秋天,待树叶落下才甘心吗?”

  ——妻子妒怒而不俗,骂得奇!

  有个向导,待人接物有礼貌。当他陪伴一位法官打猎回来时,有人问他:“法官今日收获如何?”

  “法官枪法高明,”他回答,“只是上帝今日对于飞鸟特别仁慈。”

  ——向导礼而不媚,答得奇!

  格林夫人简直对两岁的儿子的纠缠厌烦透了,她大声吼道:“不准再叫妈妈,否则。揍扁了你。”

  身后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又传来怯生生的声音:“格林夫人,可以给我喝水吗?”

 


  


 

no.4 快语如刀的马雅科夫斯基

  

快语如刀的马雅科夫斯基

  苏联著名诗人马雅科夫斯基,不仅诗歌写得极好,且口才与辩才尤为幽默风趣,成为十月革命后的一个奇特的红色宣传鼓动家。

  1917年10月的一天上午,这位大诗人在彼得堡涅夫斯基大街散步,遇见一个头戴小黄帽的女人,正面对一群市民造谣诬蔑布尔什维克。她说:“布尔什维克是土匪、强盗。他们整天杀人、放火、抢女人……”马雅科夫斯基听罢怒不可遏,但面临许多Bu明真相的人,很难用一两句话来反驳她。

  于是,他对众人喊道:“抓住她!她昨天把我的钱袋偷跑了!”

  “你说到哪儿去啦?!”那女人一听,不知所措,惊慌地解释道:“你这人真是,你搞错了吧?”

  “没错。”马雅科夫斯基一本正经地对众人说,“就是这个戴绣花黄帽的女人,昨天偷了我25个卢布。”众人纷纷讥笑这个女人,一走而散,女人哭哭啼啼大声地对他说:“我的上帝,你仔细瞧瞧我吧!我真是头一次见到你哇。”

  “可不是吗?太太,你才头一次看见一个布尔什维克,怎么就大谈起布尔什维克来了?……”

  又有一次,一个嫉妒他的反动文人指着马雅科夫斯基说:“你是一个极端个人主义者,否则为什么在你的每首诗中都是‘我’字当头?”

  马雅科夫斯基微笑地告诉那人:“为何不能在诗中用第一人称我字呢?譬如说,当你向心爱的姑娘求爱时,你到底是说‘我’爱你,还是‘我们’爱你?”弄得那个无聊文人又羞又恼,无言以对。

  要讲起马雅科夫斯基咄咄逼人而又幽默的奇辩故事,最精彩的要数他在莫斯科综合技术博物馆的一次演讲。那天,诗人马雅科夫斯基在会上演讲得既尖锐、幽默、咄咄逼人,又春风得意、妙趣横生。

  整个会场不时响彻掌声和笑声。

  然而,有人突然站起来喊道:“您讲的笑话听不懂!”

  “您莫非是长颈鹿?!”马雅科夫斯基感叹道,“只有长颈鹿才可能星期一浸湿的脚,到星期六才感觉到呢!”

  “我说马雅科夫斯基!”一位活跃的年轻人又跳了出来,“您怎么可以把我们大家当成白痴!”

  “哎,您这是什么话?”诗人惊异地答道,“怎么是大家呢?我面前看到的只有一个人嘛……”

  “马雅科夫斯基同志,我得提醒你!”一个矮胖子挤到主席台上嚷道,“拿破仑有句名言:从伟大到可笑,只有一步之差!”

  “您的诗太骇人听闻了,这些诗是短命的,明天就会完蛋,您本人也会被忘却,您不会成为不朽的人。”“请您再过1000年来,到那时我们再谈吧!”“马雅科夫斯基,您为什么喜欢自夸?”

  “我的一个中学同学舍科斯皮尔经常功我说,‘你要只讲自己的优点,缺点留给您的朋友去讲’。”“这句话您在哈尔科夫已经讲过了!”

  一个人从他座上站起来喊道。

  “看来,”诗人平静地说,“这个同志是来作证的。”诗人用目光扫视了一下大厅,又说道:“我真不知道,您到处在陪伴着我。”

  又一张条子上来了。

  “您说,有时应当把沾满‘尘土’的传统和习惯从自己身上洗掉,那么您既然需要洗脸,这就是说,您也是肮脏的了。”

  “那么您不洗脸,您就自以为是干净的吗?”诗人答道。

  “马雅科夫斯基,您为什么手上戴戒指?这对您很不合适。”

  “照您说,我不应该戴在手上,而应该戴在鼻子上喽?!”

  “马雅科夫斯基,您的诗不能使人沸腾,不能使人燃烧,不能感染人。”

  “我的诗不是大海,不是火炉,更不是鼠疫。”

  马雅科夫斯基的这些答辩,如同游龙一般灵活,既有奇智也有力量,始终保持一股既幽默又咄咄逼人的气势,至今读来,仍可想见诗人那非同寻常的敏捷与机智。

 


  


 

no.5 马克。吐温

  

马克。吐温

  马克。吐温时常接到那些自诩他们很像马克。吐温的人们的来信和照片。有一封来自佛罗里达州,从那人的照片看来的确非常相像,马克。吐温在他的回函中承认:“我亲爱的先生:对于您的来信和照片,我表示非常的感谢。在我看来,你比那些和我们像的人都更像。我敢说,如果你站在我的面前。再套上一个镜框,我会对着你刮起胡子来。”

  两个人真成一个人。好附庸风雅的佛罗里达州人偏偏让好幽默作答的艺术大师给刮了胡子!

  一次,马克。吐温来到法国的一个小城市旅行并作讲演。一天,他独自到理发店去理发。

  “先生,你好像是刚从外国来的?”

  “是的,我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

  “你真走运。因为马克。吐温先生也在这里,今天晚上您还可以去听他讲演。”

  “肯定要去!”

  “先生,你有入场券吗?”

  “还没有。”

  “这可太遗憾了!”理发师耸耸肩膀,把双手一摊,惋惜地说:“那您只好从头到尾站着听了,因为那里不会有空位。”

  “对。”幽默大师说,“和马克。吐温一起可真糟糕,他一讲演我就只能永远站着。”

  “一点不假,他一讲演我就只能永远站着。”当马克。吐温既不一分为二,也不合二为一的时候,他的回答仍然是耐人寻味的。

  有一次,马克。吐温遇到了出版商卡尔汤,马克。吐温的处女作就是文给他的,不料被退了回来。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20年,卡尔汤仍不无懊恼地说:“亲爱的吐温,有一个人比你更闻名,那就是我。我是个微不足道的人物,但我的一个举动却使我在世界出了名。我曾经把您的作品退回给您,今天我被人看作是本世纪最愚蠢的人了!”

  马克。吐温淡谈一笑说:“幸好马克。吐温只有一个,否则,出版家就没有聪明人了。”

 


  


 

no.6 文似看山不喜平

  

文似看山不喜平

  有一天,普希金在一家饭馆里请客,一位客人走进来,对他说:“亲爱的普希金,一望而知,你的腰包是装得满满的!”普希金饶有风趣地回答说:“自然,我比你阔气些!你有时候闹穷,必得死等府上寄款给你,而我却有永久的进款,是从那33个俄文字母上来的。”

  “文似看山不喜平”。一个普通的问题若到了语言大师的手里,竞也会变幻出种种奇妙的情节。

  一次,好莱坞为查理。卓别林举行了生日宴会。宴会结束前。卓别林用自己的抒情高音,演唱了一首意大利歌剧插曲。

  在座的一位朋友惊叹不已:“查理,我们相处多年,也不知道你唱得这么好啊!”

  卓别林回答:“我根本不会唱歌。这只不过是在模仿剧中人思瑞柯。卡如索罢了!”

  剧中人自然是卓别林的创作,卓别林模仿自己的创作而创作!如同古希腊诗人深恋自己在水中的倒影。

  大科学家爱因斯坦也十分喜爱卓别林主演的电影。一次,他禁不住写信赞美卓别林说:“全世界的人都能理解你的幽默、含蓄,你确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

  卓别林回信说:“世界上只有很少人能理解你的‘相对论’,可你仍然是一位真正的伟大的科学家。”

  卓别林的回答不由使我们想起了大文豪苏东坡的一首诗,“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不是真正的喜剧大师那是不容易做得到的。

  据说,在众多文学家当中,肖伯纳也以善于幽默作答而著名。而且,幽默得“肆无忌惮”。一位年过半百的贵妇问肖伯纳:“您看我有多大年纪?”

  “看您晶莹的牙齿,像18岁;看您蓬松的卷发,有19岁;看您扭捏的腰肢,顶多14岁!”肖伯纳一本正经地说。

  贵妇人高兴得跳了起来:“您能否准确地说出我的年龄?”

  “请把我刚才说的三个数字加起来!”肖伯纳答道。

  这最后的幽默,却足以让时刻担心年龄变化的员妇人吃惊不肖伯纳有个汽车司机,长期耳闻目染,竟也无师自通地掌握了肖伯纳的诀窍,“并以予之矛陷子之盾”。一则轶闻说:肖伯纳很喜欢自己驾驶汽车。有一天,他正开着汽车和司机谈起他新近构思的一个剧本来。

  突然,司机一句话也不说,就从兴冲冲的肖伯纳手里夺过了驾驶盘。

  “你怎么啦?”事出突然,作家大吃一惊。

  “请原谅我,”司机说,“你的剧本简直太好啦,我真不愿意让你在没有写完前就把命送了。”

 


  


 

no.7 “我只是在摇我自己的头”

  

“我只是在摇我自己的头”

  有一回,与丘吉尔共事的保守党议员威廉。乔因森希克思在议会上演说,看到丘吉尔在摇头表示不同意,便说:“我想提请尊敬的议员注意,我只是在发表自己的意见。”丘吉尔对答道:“我也想提请演讲者注意,我只是在摇我自己的头。”

  丘吉尔的幽默是出了名的。既然你有自由发表自己意见的权利,我当然也有摇自己的头的权利。丘吉尔以变应变,乔因森希克思自讨没趣。

  这种看似顺从对手荒谬的逻辑,最后则给予致命一击的论辩方式,常常能造成奇特的效果。再看下面的例子:巡警:“这里不许钓鱼。”

  钓者:“我不是钓鱼,是让蚯蚓游泳。”

  巡警:“那么你把蚯蚓拿给我看。”

  钓者:“你看!”

  巡警:“不行,裸体游泳,该罚钱。”当然这种以变应变也并非总是表现得那么咄咄逼人,英国作家狄更斯甚至把它化为富有恶作剧式的幽默。

  狄更斯十分爱好钓鱼。他把钓鱼视为最有意义的休息。一天,他正在钓鱼,一个陌生人走来问他:“怎么,你在钓鱼?”

  “是啊!”狄更斯答道,“今天钓了半天,没见一条鱼,可是昨天在这里却钓了15条啊!”

  “是吗?”陌生人问,“那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这地方专门检查钓鱼的,这段江上严禁钓鱼。”狄更斯忙反问:“那你知道我是谁吗?”陌生人惊讶之际,狄更斯直言不讳地说:“我是作家狄更斯。你不能罚我的款,因为虚构故事是我的事业。”

  问:一个精神病人多年来总是说他胃里有个啤酒瓶,当患盲肠炎要到医院开刀时。外科医生和精神病医生商议,趁机消除他这个古怪念头。他慢慢苏醒过来,医生举起一个啤酒瓶说:“我们总算把它拿出来了。”病人却尖声高叫起来,怎么回事?

  答:病人说:“你们拿错了,我肚子里的啤酒瓶不是这个牌子的。”

 


  


 

no.8 “全都知道了”

  

“全都知道了”

  英国现代杰出的现实主义戏剧家肖伯纳,他的戏剧主要艺术特色是擅长幽默和讽刺。在日常生活中,肖伯纳的活也富于幽默感。

  有一次,他参加一次丰盛的晚宴。有人在他的面前,滔滔不绝地吹嘘自己的才学。这个人不知羞耻,从天谈到地,从南谈到北,好像自己样样都精通。肖伯纳毕恭毕敬地听了很久,越来越不是味道,最后,终于忍无可忍他说:“朋友,有了我们两个人,世界上的事情,就全部知道了。”

  那人惊愕地问:“不见得吧!”

  肖伯纳说:“怎么不是,世间万物你这样通晓,就差一点,不知道自己令人厌烦,而我刚好知道这一点,合起来,岂不是‘全都知道了’?”

  大仲马最厌恶吝啬。他本人慷慨无比。有一天,从旅馆出来,大仲马看见一个百万富翁正给存衣处的管衣人一个50生丁的硬币。作家涨红了脸,递给管衣人一张一百法朗的纸钞。

  “对不起,先生,我想您弄错了!”仆人将饯又递了回来。

  “不,我的朋友,不,”大仲马说道:“是这位先生弄锗了。”

  他指了指那个百万富翁。

 


  


 

no.9 毛泽东教育警卫讲实际

  

毛泽东教育警卫讲实际

  毛泽东十分关心身边工作的同志,他经常亲自帮助工作人员解决生活中的实际问题。毛泽东热情、细心、既讲大道理,又讲求实际。

  警卫员封耀松在跳舞时结识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女文工团员。很快便发展成恋爱关系。可是不久又吹了。小封为此事很闹了一阵思想情绪。

  毛译东坐火车外出巡视时听说了,便开导他说:“你就不该找个文艺工作者。你一个月40多元饯,怎么能养活得起那些活蹦乱跳、花枝招展的女演员?没到共产主义,还得讲些实际么!”

  小封大概是不死心,不久又结识了合肥市的一位女文工团员。毛泽东知道了笑他:“你是在搞速胜论呀?”正好当时的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夫妇来看毛泽东,毛泽东就托他们了解一下那位女文工团员的情况。

  晚上,曾希圣夫妇告诉毛泽东:“哎呀,这不大合适,女方比小封岁数大;快大3岁了。”

  “这不算大问题吧?”毛泽东望望小封,“女大三,抱金砖,何况人家长得年轻。”

  曾希圣夫妇说,人家离过婚的,还带个孩子。

  毛泽东又问小封:“怎么样,小封,给你拖个油瓶行不行呀?要说心里话。”

  封耀松尴尬沮丧地摇摇头。

  毛泽东对曾希圣夫妇说:“我身边的小伙子都是不错的,总想选择个漂亮些的,方方面面满意些的姑娘,这样一来,就有点对不住你们那位女演员了……”

  曾希圣夫妇走后,毛泽东用指头捅捅小封,诙谐地说:“搞速胜论不行吧?也不要有失败主义,还是搞持久战的好。”

 


  


 

no.10 毛泽东风趣恢谐谈蒋风

  

毛泽东风趣恢谐谈蒋风

  1947年3月13日,胡宗南的14个旅分兵进犯延安。50多架敌机对延安狂轰乱炸了一整天。

  那天下午,敌机扔下的一颗重磅炸弹在王家坪毛泽东的窑洞门前不远爆炸,一阵山摇地动之后,便见硝烟弥漫,负责保卫毛泽东的卫士们很为他的安全担忧,警卫参谋贺清华心急如焚推门而进是,但见毛泽东从容自若,根本没事似的,他右手拿着的那支笔正在大地图上移动着。他身旁的彭德怀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地图上移动着的那支笔的笔尖。

  贺清华的推门而进惊动了毛泽东,但他的注意力还在那张地图上。他看着地图问:“客人走了吗?”

  贺清华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他愣了:哪有客人呀?于是反问:“谁?

  谁来了?“

  “飞机呀,”毛泽东微笑着说,“真是讨厌,喧宾夺主。”大家听毛泽东这么一说,都笑了起来。

  卫士拿着散落在门前的一块炸弹片给毛泽东看。毛泽东接过来惦量一下,又风趣地说:“嗯,发财发财,能打两把菜刀呢。”

  在3月16日中午,毛泽东还是在那个窑洞里,与周恩来、彭德怀研究军事行动计划。敌机又来轰炸,两颗重磅炸弹刚好又扔在窑洞门前不远处爆炸。这回爆炸力更厉害,窑洞的门窗玻璃都被震成了碎片,强大的气浪卷入窑洞,顿时窑洞内漆黑一片,待烟雾逐渐散去,窑内人的面目也依稀可辨了。

  毛泽东用手轻拂了一下身上灰尘,对着周恩来、彭德怀笑着说:“蒋介石的风不行,连我一个人也吹不动。等到我们的风起来就不同了,要将他们连根拔掉。”

  周恩来和彭德怀被毛泽东这一番风趣的谈话,逗得朗朗大笑起来。

 


  


 

上一篇: 古今中外善辩、奇辩、诡辩实战大观第2辑调查     下一篇: 古今中外善辩、奇辩、诡辩实战大观第4辑调查

相关文章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不能超过500字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