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80酷酷网已完成全部制作,并坚持每天更新,欢迎提供好的意见或建议!

口述:被拐卖17年 没有爱的婚姻还得延续

来源:80酷酷网  更新时间:2010-07-12  点击:123

  

被拐卖年没有爱的婚姻还得延续被拐卖年没有爱的婚姻还得延续

被拐卖17年 没有爱的婚姻还得延续

  ■讲述人: 阿芳

  ■性别:女

  ■年龄:35岁

  ■职业:农村妇女

  ■地点:孝感市阿芳家

  精彩导读:今年2月28日,孝感市某村突然来了一位女客人,她是失踪17年的女子阿芳。原来17年前失踪的阿芳并没有死,而是被人拐卖到河南濮阳市农村,被逼与一个大她10岁的男子结了婚,现在儿子都12岁了……

  背景: 今年2月底的一天,孝感市某村突然来了一位女客人,只见她并不问路就直奔乔家,刚一进门,女客人就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爸、妈,我是你们的阿芳啊,我回来看你们了。”乔家两老定睛看了很久才会过神来,“是芳芳回来了,真的是芳芳回来了。”顿时,一家三口抱头痛哭,相互诉说着离别17年来的痛楚。次日下午,记者来到乔家,阿芳向记者讲述了17年来发生的很多内幕,其父母还委托记者联系妇联、公安和民政,追究拐卖人口者的法律责任、解除阿芳的非法婚姻、恢复阿芳已经注销了的本地户口。

  我叫阿芳,出生于1974年4月,上完中学后就跟着缝纫师傅到武汉复兴村学做裁缝手艺,1992年4月,就在我满18岁生日的时候,缝纫车间突然没有活干放假休息,我独自一人来到汉口火车站逛街。天快要黑下来时,在火车站西面的一家商店门前,有两个早就盯着我的男女走到跟前关切地问:“小姑娘,是不是做裁缝手艺的?没有活干吧,想不想跟我们干,活轻松,赚的钱还多。”涉世未深的我毫无防备,一五一十地将个人情况告诉给了对方男女。其中那个抱着小孩的女人说, “你在裁缝店干一年也挣不到几个钱,弄不好没有活干就放假,这样什么时候能挣到钱,不如跟我们去开大公司,你只管管物资收发,做做登记,轻松得很,一月开你500元工资。”那时公务员的工资才300元,我觉得怎么有这好的事等着我,心里顿时有些怀疑。但那个女人说,你看我们也不像做坏事的人,坏人会抱个孩子满街跑?当晚,我没有回到缝纫店去,跟着这两个男女到一家旅馆住下了。

  他们对我格外地亲热,为我做好吃的,还为我买了新衣服。就在第二天,领着我登上了去北方的火车,坐了一天后才在一个叫安阳的地方下车。当我走出火车站时,迎接我的人我并不认识,连说话都听不懂,而且一同来的两个男女在与来接的人说了几句话后,就再也见不到影子了。接我的人在车上说,坐一段汽车后就到我们的厂子,你别急,陪你来的人过几天就回来了。

  从未出过远门的我心里有些害怕,尽量不跟人讲话,还用双手把自己捂得紧紧的。来到濮阳市的一个乡村后,后来发生的一切让我明白了,什么大公司上班、当物资收发等,根本就是蒙人的鬼话,自己落入人贩子之手,被人拐卖了。

  大我10岁的男人

  花了大价钱买我

  虽然我来到武汉打工,但平时很少与外界接触,在厂里也只是埋头干活。被人骗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只能每天以泪洗面,恨不得长双翅膀飞走。谁知,更糟糕的事还在后头,在濮阳一家旅馆待了几天后,我被带到一户人家,见到一个比我大10岁的男子。那男子告诉我,自己花了大价钱将我买来的,以后就死心塌地地当媳妇好了。听了这话,我感到似五雷轰顶,我才18岁呀,我的父母还等我回家去,他们见不到我肯定万分着急。我还年轻,我还要学手艺,我不想嫁人,更不想与这个不认识的人成亲。可这有什么用呢?我的身边总有三四个妇女形影不离地跟着,没完没了地劝说,让我就范成家算了。趁人不注意时,我撞过墙、撞过桌子、双手掐自己的脖子,我真恨不得一下子死去。我喊爹喊妈,跪在地上求神灵,但这有什么用,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怎奈何这些不懂法律的人?在与那个陌生男子单独在一起时,我总是哭着哀求对方放了自己,将来一定报答他。而那个心眼儿并不坏的男子说,我们这里很穷,男人很难娶到老婆。为了你,我花了几年的积蓄,你一走,我不人财两空?我说,这样做是非法的,你强迫我成婚,有朝一日我出去了就去告你,你得坐牢的。男子一听这话,有好几天不纠缠我了。后来,不知是谁有通天的本事,那个男人再来见我时,真的弄来一份有我照片的结婚证。至今我都不明白,这份结婚证是怎么办来的。

  我与那个陌生男人僵持了几个月,经常挨打、受威胁,我感到逃跑已经没有一点儿希望了,于是忍气吞声与他成了亲。但我一直没有放弃离开那个不喜欢的男人、那个让我憎恨的地方的念头。

  担心再次被拐卖

  我开始顺从过日子

  接下来的5年时间,虽然与人成婚,但我简直成了一只只能吃和睡的动物。白天不准出门,晚上在家里睡觉,门也是反锁着的。这5年中,我几乎没有迈出大门半步。想起远方的爹娘,想起自己读书时的理想和抱负,我经常哭成个泪人。在放松看管的日子,我试图逃跑过多次,但总是被人发现抓回,等待我的是毒打和威胁。后来我觉得,自己身上总是没有一分钱,怎么跑得了?还有,我是被拐卖才有如此下场的,如果在逃跑的半途又落入人贩子之手,岂不更冤枉、更糟糕?

  在孝感老家这边,在我失踪的时候,家里的亲友全部发动,在武汉、孝感及周边四处寻找我,在家乡和武汉都报了案,光寻人启事就张贴了上千张。父母在哭干了眼泪后彻底绝望了,以为我这个可爱的女儿肯定是死在外面了,于是在我失踪后的第三年,到公安机关注销了我的户口。见到我的时候,两个老人觉得当时那样做,很对不起我这个女儿。

  他不再严密监管

  17年后终于见到父母

  1997年,我与那个男人生下了一个儿子。尽管这是我极不情愿的事,但儿子的降生还真的带给我一些宽慰。从此,我可以出门干活,可以与村上的人交往,可以上街买东西了。但是,他还是不允许我出远门,更不能在外停留过夜。原因很简单,怕我跑了。在儿子3岁的时候,家里穷得连吃饭都困难,这时,我向他提出外出打工的要求,得到的回答是,再穷也不让你出去打工。这话是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也有爱护我的意思。所以,我没有再坚持。

  多少个日日夜夜,我想起自己远方的亲人,他们好吗?他们在想念我吗?再想想自己,不论过年过节,都是自己单独过,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亲人不知自己的死活,自己也不知亲人的下落,就像生活在天上一样,连封信也不能写。

  今年2月,儿子上中学了,丈夫终于同意我到湖南一个地方去打工。出门的时候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利用这个去南方的机会,回故乡去看看父母亲。17年了,想念亲人想破了头。2月28日,在一名男工友的帮助下,我终于走出工厂,乘车回到了离别17年的故乡。

  看着熟悉的村庄、熟悉的家门、叫着17年来不曾叫过的亲人,我的心简直碎了,要不是遇着这么倒霉的事,我的人生肯定不是这样的暗淡。我咬着牙说,说什么也不能再回到河南去,是那两个拐卖妇女的人和那个男人毁了自己的一生。我决定向当地的妇联和公安机关举报,请求法律惩办拐卖妇女者、请求法律解除自己非法的婚姻,请求公安机关恢复自己被注销的户口。我要回到故乡开始崭新的生活。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情感聊吧

  后记

  就在阿芳回到亲人身边的第二天,记者找到当地妇联、公安和民政等部门,反映了阿芳17年来的遭遇。有关部门承诺:一定要尽职尽责,用法律的武器,还不幸的阿芳一个公道。

  然而,正当记者为此努力之时,3天后,一条消息让大家都愣住了。阿芳通过其家人转述:“算了,我被拐卖17年了,已经是结过婚的人,况且如今35岁了,就是解除了非法婚姻,将拐卖者和买我的人都抓起来绳之以法,我回到家乡又怎么过,谁还能要我?我现在有家有儿子,即使没有感情也得过下去。“不幸的女人啦,就得认命啊,仅凭自己的能力,是无法改变命运的。”所以虽很无奈,她还是要回河南濮阳市农村,回到那个自己并不爱的男子身边。

  回家一周后,阿芳踏上了回河南的路。她的心中该有多少痛苦,这些痛苦,她还得忍受,长久地忍受下去。

上一篇:盘点“中国式妻子”的10大坏习惯     下一篇:男人烦恼:妻子总向娘家告密我丢失所有尊严

相关文章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不能超过500字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否则后果自负。